猫咪最新域名

猫咪最新域名看到那黑衣少年的身形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门外,林嫣低头看看自己怀中早已经没有了呼吸的丫头,再看看凌乱而空荡荡的房间,眼泪终于忍不住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眼泪落在了小丫头的脸上,她手忙脚乱的伸手去查,却查的满手血迹,让那小丫头的脸变得更脏了。她呆了呆,搂着她失声痛哭起来。

“香儿…呜呜,香儿…”

几天前她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千金小姐,还会因为爹娘更加疼爱兄长和弟弟闷闷不乐,还会因为看到比自己长得美丽的女子而心中泛酸,还会暗地里悄悄幻想自己1未来的如意郎君是什么模样。而现在…有些茫然地看看自己一身的狼藉还有身体隐秘处宛如撕裂一般的痛楚,她突然扭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她的爹娘…都不要她了。忠心耿耿从小陪着自己的香儿,为了保护她也死了。

林嫣怎么都无法忘记不久之前发生的事情,遇到这样的事情确实是让她痛不欲生,但是,让她更加绝望的并不是她遭遇了这样的不幸,而是…她一直以为疼爱的家人抛弃了她。

今晚那几个叛军闯进来的时候府中并不是没有人发现,事实上她的爹娘,兄长,弟弟,嫂子都被惊动了。她以为他们回来救她,叛军只有三个人,而他们家至少也有十来个会功夫的护卫。但是,那人只是举着刀威胁了几句,她大哥就拉着爹娘和弟弟离开了。她还记得娘亲被父亲拉着离开的时候看向她愧疚的眼神,林嫣唇边忍不住泛起一抹嘲讽的笑。

愧疚么…是啊,也只是愧疚而已。她一个女子,怎么比得上哥哥弟弟的姓名重要?就算他们能杀了或者赶走那几个叛军又怎么样?说不定很快就会来更多呢。父亲,应该就是这么想的吧?

恍恍惚惚地想着想着许多纷乱的事情,林嫣却没有就这么呆坐着。她将香儿平放到地上,小心的抹去了她脸上的血水,替她理好了衣服。她找出小丫头们打扫的抹布和盆子,将地上的血水洗干净在拧进盆里。也不点灯摸黑着端着下楼,去楼下的小小的池塘边将血水倒进去,又端了清水回去继续擦。这绣楼她已经住了将近十年,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顺利的来回走动。这绣楼附近都不会有人,所以也没有人看到一个衣衫凌乱的少女一遍一遍的来回与绣楼和池塘只见。动作僵硬,眼神空洞,仿佛一个无神的幽魂。

林嫣面无表情的抹着已经干净了地面,一个清越而坚定的声音再一次在她脑海里响起。

你没有错,也没有对不起谁。这世上,谁也没有资格伤害你,好好活下去,要比那些伤害你的人活的更好,才不枉你来到这世上一遭。

是啊,她为什么要死呢?她做错了什么?

如果一定要说她做错了什么,那就是她错生成了女子吧。

白皙圆脸美女绿皮火车上旅途写真

“谢…无…衣…”纤细的素手在水盆里清洗着有些污秽的麻木,她轻声呢喃道。

回到柳家的小院,柳浮云早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看到谢安澜回头忍不住微微蹙眉道:“你杀人了?”虽然谢安澜做得极为干净利落,但是还是免不了沾染了一点血迹。谢安澜神色冷肃,心情有些不太好地点了点头。

柳浮云也猜到只怕是出了什么事情,只是看他明显一副不想说的模样也不追问。只是道:“今天怎么样了?可用过晚膳了?我给你带了一些过来。”不远处的桌上摆放着一个食盒,谢安澜勉强笑了笑道:“还好,多谢。我原本还打算去厨房摸两个包子馒头什么的了。”

柳浮云无奈地摇摇头,示意她先做下吃饭。谢安澜确实是有些饿了,不过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也懒得讲究是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一边吃饭一边将今天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柳浮云点头道:“有百里长安相助事件好事,不过我建议…你们不要去找理王。”

谢安澜有些意外,“怎么说?”

柳浮云道:“高阳郡王已经被怀德郡王扣押了,理王虽然平安无事但是必定被叛军严密监控。说不定…理王就是叛军留下来给人咬的饵。另外…理王自己,也未必愿意协助你们冒如此大的险。”

“冒险?”谢安澜皱眉。

柳浮云点头道:“我知道,叛军必败咱们心理都有数。但问题是叛军在失败之前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们自然是想要竭力阻止他们,但是理王却未必。更何况…理王本就已经遭了陛下忌讳,这件事上寻常权贵之家无所谓,但是理王若是风头太盛,将来陛下想起来只怕他的日子也不好过。但是他是亲王,身份地位最高。这些事情理所当然就应该由他来统帅,想避都避不掉。若是我没有猜错,就算你们现在去理王府,理王殿下只怕不是重病就是重伤了。”

谢安澜凝眉道:“难道就这么算了?”亲王府的亲兵虽然人数不及灵武寺的武僧,但是也有三四百人,而且战力应当都相当不错。

柳浮云遗憾的叹了口气,道:“理王是个聪明人,他若是有心做什么,以理王府的实力和他的身份,只会比你们更先动作。”

谢安澜道:“他就不怕事后陛下迁怒么?”袖手旁观两不相帮,并不是什么事后都行得通的。

柳浮云道:“所以我才说,他现在不是重病就是重伤。应该…还是重伤可能比较大一点吧。说不定,就是伤在叛军手里呢。不过话虽如此说,你们还是可以找个人过去通知一声。理王府愿不愿意帮忙是他的事情,思虑不周的话却是你们的不是。”

谢安澜忍不住闷笑了一声,这分明是个理王出了一个难题么。人家分明不愿意插手,你却偏要派人去通知。既然通知到了,就算理王自己真的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了,也必须要派一部分人来相助啊。除非他想要跟怀德郡王同流合污。

柳浮云坐在一边看着谢安澜用饭,微蹙地眉头始终没有展开,仿佛带着一股无法排解的忧愁。谢安澜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问道:“浮云公子可是有什么心烦的事情?”

柳浮云望了她一眼,微微摇头没有说话。

谢安澜耸耸肩也不十分在意。她和柳浮云的交情也没有到知无不言的地步,柳浮云有些事情不愿意告诉他并不是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就像是她也不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柳浮云是一样的道理。

见她如此,柳浮云动了动唇角想要解释,却到底还是沉默了下来,扭头看向窗外,今夜残月如钩,光芒黯淡,漫天黑幕看不到一颗星城。无端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

转眼便是新的一天,今天已经是叛军占领京城的第三天。整个皇城依然如死一般的安静,往日里的热闹浮华仿佛都全部消失了一般,只剩下了一座空荡荡的,满是手持冰刃的泥塑毫无生气的空城。

百里胤早早地来到了昨天聚会的院子里。进了房间里里面却已经有人了,谢安澜正站在桌边看着地桌上的一副地图,不知道来了多久了。

百里胤好奇的上前去,百里胤惊讶地发现那竟然是一副整个京城的地形图。看上去像是刚画的,但是上面绝大多数的重要地方都标注清楚无误。

“谢公子,你这是?”百里胤道。

谢安澜抬眼道:“这个,昨晚我去找人一起画的。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找的人自然就是京城地头蛇之一的浮云公子了。

百里胤摸着下巴凑过来认真看了一遍,点头道:“确实没有什么问题,基本上该有的都有了,也没有画错。”

谢安澜点头道:“那就好,我对京城不太熟悉,若是有问题就麻烦了。”

百里胤忍不住赞道:“谢公子大才。”想要凭空画出这么一副完整的京城地形布局图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是在京城住了一辈子的人也不一定能够画得出来。这幅图几乎囊括了京城所有的大街小巷,即便是偶有标注不清的也都不是什么重要地方,而且也有注解。百里胤拿起笔,在其中一个地方添了几笔,对上谢安澜看过来的目光笑道:“我小时候在这边玩过一段时间,记得比较清楚。”

谢安澜拱手致谢。

百里胤看着桌上的地图问道:“谢公子这是打算动手了么?”

谢安澜摇头道:“不,我们要等外城先动手,内城最好是等到高将军的援军回来了才能动手。不过,在这之前,我们最好能够将被关押在怀德郡王府的人救出来。”

“这个,只怕是不太容易。”百里胤道。

谢安澜点头道:“确实是不容易,但是却不能不做。”

百里胤皱眉道:“现在强攻肯定是不行,我们不是叛军的对手。挖地道只怕也来不及了,更何况咱们不熟悉怀德郡王府的地形,就算想挖也没地儿挖啊。”谢安澜靠着桌子叹气道:“确实是有些麻烦,特别是关押的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大群,其中还要不少年事已高的老人家。”一个不小心,是要人命的。

“谢公子!百里大人!”一个年轻的声音匆匆而来,连敲门都来不及直接推开了们。来人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谢安澜记得之前介绍的时候说是并州布政使的最小的嫡子,祖父曾是先帝时候的老臣官职一品,荣赠荣禄大夫。父亲是封疆大吏,常年带着母亲兄长姐妹在外地,只留下他一人从小养在祖父身边。可算的是名门勋贵之后,也是京城有些名气的纨绔子弟。

“徐公子,何事?”百里胤问道。

徐公子焦急地道:“沈…沈小姐去怀德郡王府了!”

“沈小姐?哪个沈小姐?”百里胤有些反应不过来。

徐公子没好气的想要翻个白眼,“还有哪个沈小姐,就是上雍第一美人沈含双啊。”

谢安澜不解,“她去怀德郡王府干什么?”

徐公子道:“听说沈尚书也被抓了,沈小姐一定是想要去救她父亲。这怎么行!沈小姐孤身一人深入虎穴多危险啊,谢公子,百里大人,我们快去救沈小姐吧!”谢安澜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感情这位徐公子还是沈含双的脑残粉啊。

百里胤也很有些无语,“徐公子,稍安勿躁。”

徐公子急得直跳脚,“怎么能稍安勿躁!那可是叛军啊,沈小姐那么一个大美人儿,进了怀德郡王府还能有好么?”

百里胤叹了口气道:“徐公子,你别忘了怀德郡王府还管着一大堆朝廷重臣呢。他们重要还是沈小姐重要?更何况,沈小姐是自己要去的,既然敢去她想必是有几分把握的。说不定她真的能将沈尚书救出来了。咱们一去反而坏事。”

“这…”徐公子有些不信任地看着百里胤,眼里分明透露出你怎么这么冷酷残忍的意思。

百里公子眼皮挑了挑,无言以对地看向谢安澜。

谢安澜笑眯眯地看着他道:“徐公子是想要英雄救美?”

徐公子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谢安澜抚掌道:“英雄救美好啊,本公子就最喜欢英雄救美了。说不定到时候美人儿一感动就放心暗许了了。”

“……”

谢安澜话锋一转,“不过,咱们这么多人去,就算人救出来了谁知道佳人芳心谁属了?不如我给徐公子出个主意如何?”

徐公子眼睛锃亮,“谢公子你说。”

谢安澜拍拍他的肩膀道:“孤军深入算什么,我要是你就孤身闯入英雄救美。如此一来沈小姐眼里心里自然就只有你一个人了。到时候,抱得美人归还不是指日可待?”前提是,你能活着回来的话。

徐公子脑子有些迟钝的转动,“孤、身?”

“对呀。”谢安澜笑吟吟道:“古往今来让人们恋恋不忘的绝世英雄,无不有千军万马之中取敌人首级的绝世英武,虽千万人我独往矣的豪迈气魄。上吧,我们所有人精神上支持你。”

“呃…”徐公子回过神来,冷汗哒哒的留。

见他蔫了,谢安澜方才冷笑一声道:“这点胆子都没有,还好意思学人家英雄救美。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再敢胡闹我打断你的腿丢到你祖父面前去!看看他会不会打断你另一条腿!”

想起祖父之前交代的话,徐公子立刻缩到角落里缩成了一团。呜呜,这个无衣公子好可怕!他怎么知道我最怕祖父的?!

------题外话------

下午二更么么哒。艾玛,亲们为啥都要担心澜澜救得人会挖澜澜墙角捏?挖墙脚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干的啊,绝大多数的千金小姐就算有些小毛病三观也还是正常哒。而且,挖墙脚也需要强大背景哒,一般般的官员千金或者普通女子,谁会冒着自己名声受损去当小三儿啊~

ps:澜澜好像是经常救人哈,不过有的情形就算以后那人真的要变坏,当时也不能不救啊。不能说我觉得她以后会变坏,就见死不救吧~人又不是神仙。像林嫣那样的,澜澜要是冷眼旁观,瓦都没脸继续当她是主角写了。最后,林嫣不会变坏不会挖墙角哒。

Tagged